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消失的13.3亿元至今未追回,威创股份竟称“不知道转走钱的刘钧是谁”

时间:03-2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09

消失的13.3亿元至今未追回,威创股份竟称“不知道转走钱的刘钧是谁”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陶炜 张智 南京报道由于被三位独董发出督促函,威创股份(002308.SZ)13.3亿元资金被离奇划走的事件再度引发舆论关注。4个月前,威创股份发布自查公告,公司13.3亿元资金被西岭能源实控人刘钧划走。时至今日,公司仍未追回款项,并因此被三名独董在近日发出了督促函。《华夏时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个被公告为西岭能源实控人的刘钧,并不在西岭能源的股东列表里。工商登记显示,西岭能源只有两个股东,一个叫刘琛,一个叫徐能香。为什么一个股东列表里看不见的人被定义为实控人?更令人惊讶的是,记者在采访威创股份时被告知,公司也不知道转走款项的刘钧是什么人。“自查公告是证监局提交给我们的资料,我们是按证监局提交给我们的去披露的,还有独董查到的去披露的。刘钧是实控人不是我们定义的,是证监局查的。”威创股份证券事务部一位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按道理讲,公司不可能不知情。设立共管账户需要上市公司操作,公司向共管账户转移资金也需要上市公司操作,刘钧把钱从共管账户中转出在流程上来说需要上市公司同意。”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本报记者表示。三独董向上市公司发督促函3月26日晚,威创股份公告称,公司收到三名独立董事张文栋、耿志坚、高芝平向公司发出《关于推进威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违规事项整改及做好2023年度报告工作等相关事项的督促函》。督促函中提示,如被江西省西岭能源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刘钧非法占用的资金无法归还,公司2023年度有关审计报告可能被年审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内控审计否定意见;如未在法定期内披露2023年年度报告,公司或将面临退市风险。三名独董还表示,要求公司严格按照公司法及公司章程,在规定的时间内将需要独立董事审议的全部材料发送给每一位独立董事,确保独立董事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年报审阅和核查程序,确保公司董事会议的顺利召开。公司13.3亿元资金被划转一事是在去年12月曝光的。2023年12月22日,威创股份发布自查公告称,2023年9月20日,台州蒙萨斯的控股股东阳光集团与江西西岭能源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合作框架协议》,根据该协议安排,未来十二个月内西岭能源将通过投资关系取得台州市中数威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数威科)的控制权。而中数威科正是威创股份的控股股东。不料,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于2023年9月28日至10月27日期间,通过共管银行账户将公司13.3亿元资金划拨到其控制的银行账户,于10月31日全额归还公司,但自11月1日起又分次分批划出公司,至今资金尚未归还公司。从自查公告发布至今已经4个月过去了,但被划转的资金仍然没有归还。“提请公司董事长及公司管理层注意上述风险,依法依规继续敦促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尽快归还占用公司的全部资金,及时追讨其他被占用的资金。”三名独董在督促函表示。需要指出的是,三名独董和公司的财务总监与董秘在去年自查公告发布后就已经提出辞职。但由于三位独董的辞职将导致公司独立董事人数少于董事会成员的三分之一,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其辞职需要等到公司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任独立董事之日起生效。上市公司称不知道刘钧是谁在西岭能源还没拿到上市公司控制权之前,西岭能源却已经能划走上市公司的资金,这事已经非常离奇,但更离奇的是,《华夏时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个被公告为西岭能源实控人的刘钧,并不在西岭能源的股东列表里,上市公司则表示不知道刘钧是谁。天眼查显示,成立于2021年11月25日的江西省西岭能源有限公司只有两个自然人股东:一个叫刘琛,持股20%;一个叫徐能香,持股80%。从工商登记来看,徐能香才应该是西岭能源的实控人,但上市公司的自查公告中却称西岭能源的实控人是刘钧。为什么一个股东列表里看不见的人会被定义为实控人?“自查公告是证监局提交给我们的资料,我们是按证监局提交的去披露的,还有独董查到的去披露的。公司掌握的就是他们提供给我们的。刘钧是实控人不是我们定义的,是证监局他们查的。我们是根据证监局提供给我们的资料,他要求我们怎么披露,我们就怎么披露。”威创股份证券事务部一位女士在电话中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在王智斌看来,上市公司不知情的说法难以理解。刘钧和上市公司设立共管账户,显然需要上市公司配合;公司向共管账户转移资金,也需要上市公司操作;共管账户的资金划转,不是单独一方就能操作的,除非银行出了问题,否则肯定需要上市公司同意。“上市公司的信披肯定是有问题的。”王智斌说。由于西岭能源与阳光集团之间的股权转让并未交割,威创目前的掌舵者依然是阳光集团。而需要注意的是,阳光系的上市公司们正普遍遭遇麻烦。去年10月,阳光系实控人陆克平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而陆克平及其儿子陆宇先后控制的江苏阳光、四环生物、威创股份、海润光伏四家上市公司全部都有问题。除了巨额资金被离奇划走的威创股份,海润光伏早已经退市,江苏阳光2022年年报则被会计师指出“存在大额逾期应收账款,相关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四环生物则在3月2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示信息查询,四环生物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全资子公司江苏晨薇生态园法人郭煜,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该子公司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