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继神综《TheGenius》后,郑中渊新作《魔鬼的计谋》如何实现升级

时间:10-2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40

继神综《TheGenius》后,郑中渊新作《魔鬼的计谋》如何实现升级

10年前,郑中渊PD执导的脑力竞技节目《The Genius》在tvN上线,成为了当年市场上的绝对黑马,时任tvN台长的宋昌义曾感叹:《The Genius》这样的节目在tvN播出,是我们的荣幸。而即使在今天,《The Genius》四季节目中,也有三季的豆瓣评分超9分,是当之无愧的推理系“神综”。也是因此,郑中渊PD开启了自己在烧脑竞技领域的一路狂飙。2016年,《Society Game》用一个村落、两种制度,聚焦民主和独裁的对抗,成为社会实验类综艺的鼻祖。2018年,娱乐性更强的推理类节目《大逃脱》,和强调故事剧情的《女高推理班》,则让郑中渊名利双收。10年过去,郑中渊此次与Netflix合作,带来了一档全新的综艺《魔鬼的计谋》。12名来自各行各业的顶尖脑力者,通过7天6轮脑力PK,争夺最高5亿韩元的奖金。其实我们能从《魔鬼的计谋》中感受到很多郑中渊曾经作品的影子。连郑PD自己也在采访中表示,《魔鬼的计谋》更像是自己10年的集大成之作。因此,冷眼想把当年的“神综”《The Genius》和如今《魔鬼的计谋》放在一起,聊一聊他创作中10年来的变与不变。郑中渊的选角逻辑:胜负欲是基础极强的胜负欲,决不放弃,是郑中渊选角时最核心的原则。对于竞技类节目,胜负欲是嘉宾能否全身心投入在节目中的基础,也决定了选手能否在竞技中展现坚决的行动,和左右局面的游戏魄力。所以我们能看到,在《魔鬼的计谋》里,从初见面起,嘉宾们就各自展开了“布局”。演员李思源刚进场,看见曾经合作过一次的河锡辰就开始“套近乎”,并用“在这里要遇到好盟友才行”暗示结盟。随后的李慧星表面人畜无害,备采中则直白表示自己的战略是“装成傻大姐让大家放下戒心”。而选手内心深处绝对的好胜心也为节目保证了名场面。冷眼印象深刻的,是在初次登场相当有迷惑性的“科学哥”轨道。他一面在备采中表示,很高兴这里是24小时不间断拍摄,因为可以和大家一整天谈论科学,而后又拿出“携手晋级”的话术,让自己显得和平友好。但当他真的身处绝境时,强大胜负欲暴露无遗。半决赛的德州赌局,整场竞技时间超过7个小时,当对手接连因为“算不动”自暴自弃时,轨道却凭借强大的精神力,在只剩1枚筹码的绝境之下,面对手握103枚筹码的对手河锡辰,一次又一次all in赌赢,最终追至58 VS 81。为下一轮对决拉回了差距。而在极致胜负欲的基础上,郑中渊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在选角中更喜欢“玩游戏看上去有些激进的人”。“我喜欢那些即使不成为最终获胜者,也希望能成为节目主角的人。”节目中的金东载是这类人最佳的代名词。《魔鬼的计谋》通过全民海选,选出了两名纯素人选手,分别是金东载和徐有旼。其中,金东载就读于高立大学医学院,以职业扑克玩家的身份活动。他是面向一般民众的笔试中,唯二获得满分的选手,又在300多人的面试中脱颖而出。少数战胜多数、处于劣势却取得胜利,是他最喜欢的玩法。在第一场游戏中,金东载就将自己的侵略性展露无遗。第一场主赛的整体规则近似狼人杀,而金东载抽到特殊身份“狂热分子”:越早死亡,他所获的积分越多。因此,当全体玩家保守地自称“平民”的时候,他第一轮跳预言家,想将火力引向自己。最后时刻又将“最强脑男”河锡辰骗得团团转,不但帮助狼人联盟拿下胜利,也凭实力为自己吸引来了2位最强盟友。虽然激进的打法让他被大联盟排挤针对,节目前半就被淘汰,但他还是凭借仅6期的出场收获超高人气,也成功搅动了群体关系,成为了点燃后续河锡辰胜负斗志的关键人物。在选角上,《魔鬼的计谋》整体上延续了《The Genius》的思路:高智商的选手为基本盘,适当融入综艺感嘉宾。但即使是综艺担当,郑PD也从没有想要牺牲的选手:我从没把任何人当作垫脚石,会选定这名嘉宾,一定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某种,能让他走到最后的要素。《The Genius》中的张东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节目刚开播时,很多人会因为一个gagman的入选而惊讶。但郑中渊明显不是让张东民来搞笑的,郑PD的选择是因为从张东民的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张东民是那种,如果有能获胜的方法,就算去地狱也要拿回来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他在节目中展现了无数次逆风翻盘的名场面,也在因为失误陷入绝境后说出:她虽是孔明,但我是活到最后的司马懿这样的金句。是郑中渊发掘了张东民的“另一面”。从此以后,他成了脑男的代表,频繁出现在《血之游戏》等烧脑游戏综艺的观察室或真人秀中。规则升级:用更多不确定因素,增添可能性相较于《The Genius》,《魔鬼的计谋》在整季的大规则上发生了两种主要的变化:淘汰规则和监狱设定。这么做的核心宗旨都是为了引入更多未知变量,从而创造更多剧情的可能性。首先是淘汰规则。当年的《The Genius》和《老大哥》等大部分生存类相似:每期节目分成主赛(main match)和淘汰赛(death match)两轮,主赛垫底的选手进入第二轮淘汰赛,他可以指定除了主赛获胜者以外的任意一人,与自己在淘汰赛中进行1 V 1 PK,PK中失败的一方将离开节目。整季节目一共13名嘉宾,每期淘汰一人,EP12大结局中通过1V1决出冠军。是一套非常工整和保险的节目框架,每期参与游戏任务的人数可控,导演组对局面的掌控能力也会相对较强。而全新的《魔鬼的计谋》中,郑PD则将规则改造得更像生存类节目:每期节目分成主赛和奖金赛两轮,主赛决定淘汰名单,奖金赛影响最终奖金金额。每名玩家入场时都拿到了一枚皮斯(piece),每轮主赛结束后,导演组会为主赛获胜者颁发皮斯,并扣除失败者的皮斯。如果玩家的皮斯全部被扣光,就将从节目中淘汰。第六天半决赛,将淘汰到只剩2人进入决赛,整季的冠军从两人中决出。这样的规则设定下,今天会淘汰几个人?谁将会淘汰?都成了未知数。在最紧张的时刻,甚至一场游戏险些淘汰3名玩家,将近全员的三分之一。另一方面,奖金赛这样需要全员合作的任务,又让所有选手的关系不断处于对抗和合作的转化中,给人物关系带来更多变数。除此以外,《魔鬼的计谋》还增加了监狱的设计:主赛的胜利者有权利挑选任意2人进入监狱,这两人将被关押在监狱中,直到第二天主赛开始前,才能被放出。于是,监狱便成为了节目中最充满变量的空间。监狱中设定了一些小环节:成功解开智力玩具“魔金”就能获得一个皮斯。(没错,就是《大逃脱》里被天下壮士姜虎东靠蛮力徒手掰开的同款机关。)更重要的是,监狱中隐藏着“翻盘”的秘密。角落的插座面板里藏着一个数字键盘。而密码就藏在皮斯里:3枚不同的皮斯能组装成一个完美的正六方体,而正六方体不同侧边上的纹路,会组成字眼“Next Year”——2024就是密码。输入密码,暗道的门打开,尽头的密室里是一场和魔鬼的“生死局”,成功则能一口气获得10个皮斯成功逆袭,失败则将立刻淘汰离开。在监狱开放的最后一个晚上,手握密码的河锡辰和盟友李思源踏入监狱,最终河锡辰拿到10枚皮斯王者归来,而这10枚皮斯则成为了第二天河锡辰在赌桌上最强的底气。更多的变量意味更多的可能,不断用新的规则打破选手预期,创造反转和逆袭的契机,是导演组搅动局面的计谋。做一档看不懂规则,也能体会到乐趣的综艺对于这样的脑力竞技节目,复杂的竞技规则是劝退观众的最大元凶:不知道有多少观众像冷眼一样,在第一个游戏长达7分钟的规则宣读中萌生退意。但郑中渊的理念是,希望节目能做到,让观众“即使不能全部理解,也能享受节目。”这就必须提到《魔鬼的计谋》优秀的塑造人物关系的能力:前期以两大联盟对抗为主线,后期完善饱满的个人故事线。在《魔鬼的计谋》前半程,最大的矛盾就是以轨道为核心的强势联盟,和以金东载、李思源、河锡辰为核心的弱势联盟之间的对抗。而为了让选手尽快抱团,节目的前两个主赛任务,核心导向就是结盟。第一轮主赛基于狼人杀改编,狼人、平民两大不同阵营身份对立,会在游戏中自动成团。而第二轮主赛基于飞行棋改编,投掷筛子前进,先抵达终点的获胜。但增加了所有人都必须遵守的“团体规则”。获胜的关键就是将团体规则调整成对自己有利那条,甚至能利用团体规则让对手的棋子后退。表面上是个人赛,事实上是联盟人数和实力的比拼。最终,金东载、李思源、纪尧姆的三人联盟被围攻,伴随着纪尧姆被淘汰,金东载因为无法保护队友而自责痛哭,两大联盟彻底进入对立面。而《魔鬼的计谋》的精妙之处在于,这两大阵营代表着平均主义和精英主义两种价值观。平均主义阵营的核心人物是轨道,他凭借着一颗普渡众生的圣母心,希望能平均分配利益,所有人手牵手晋级决赛。从他进入的第一天起,就在宣扬他的正义。在他的保护下,很多“搭便车”的弱者生存下来的唯一途径,就是求助轨道的保护,抱团排挤走了真正的高智玩家:金东载和纪尧姆。而与之相反的精英主义阵营,则相信适者生存的达尔文法则,认为高强度竞技中,就应该弱者淘汰,对轨道坚持的平均主义嗤之以鼻,直接讽刺:这不是“魔鬼的计谋”,而是“寄生者的计谋”。平均和精英,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公平?这个命题的探讨,让节目从普通的脑力竞技节目,升维成了某种社会实验,也给了节目更多维度的解读空间。多少有了当年《Society Game》的感觉。当节目进入后半程,随着边缘人物逐一淘汰,节目的核心故事线从讲述联盟对抗,转向个人弧光的展现。郑中渊曾在访谈中表示:他非常看重一个嘉宾从刚开始到最后呈现出的不同,这是这类节目最有魅力的地方。在紧张的赛制中,选手过往从未在镜头前展示出的一面,甚至是自己也未曾了解过的一面,都会渐渐展露出来。但这一点,未必是人性的丑陋。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河锡辰。河锡辰是前期进入状态最慢的玩家,但随着游戏的进程,身边伙伴的离开,他才逐渐被激发出胜负欲。前两个游戏,河锡辰基本都没什么存在感,对两大联盟也保持距离。而他人物故事线的转折点是第三天金东载的淘汰,他英雄惜英雄,惋惜道“就像巴西队没进入16强”的遗憾。第四天动物园游戏,看着轨道焦头烂额地面对一群玩家的求助,他感叹“我好像看到福利国家模型失败了”。第五天他和李思源联手解开了监狱的密道,在进入密室前,在墙上刻下了“光荣地活着或死去”。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路扶持走来的战友李思源,为保护自己而被淘汰,掩面流泪却无能为力。最后,为了复仇赢得胜利,他通宵研究解法,最终赢下了魔鬼的赌局。胜利的那一刻,他爆发出了狮子般的怒吼,随即又蹲在墙角抱头痛哭。而短短几天前,他还是一个“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玩游戏要哭”的钢铁理工男。这种人物变化,成就了节目的高光时刻,也确保了观众即使看不懂规则复杂的游戏,依然能感受其中的爽点。毕竟没有人能拒绝分分合合的人物关系、高能反转的奇迹和努力尽头的真情流露。《The Genius》10年之后,郑中渊和Netflix的牵手,让节目制作层面整体上了一个台阶:整个录制场地布景分成生活区和游戏区,占地1800㎡,光搭建就花了两个半月的时间。而另一方面,依托Netflix全球的影响力,节目不仅在韩国榜上登上第一名,更是在非英语内容榜里爬升到第三。整体来看,《魔鬼的计谋》在很多环节的设计上,都能找到郑中渊过去作品的影子。在选角和故事线架构上,也延续了郑中渊一贯的风格。因此看下来少了几分当年初见《The Genius》的惊艳,多了几分成熟,代表着郑中渊PD过往经验的完整总结。而节目之所以在海外市场获得的超强影响力,更像是借助Netflix这样的国际流媒体平台的“东风”,完成了一次对韩国强大综艺制作能力的成功传播。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